两天后, Keely Aarnes接到了医院打来的通知乳腺x光检查结果的电话,医院要求她到影像中心再做一次乳腺x光检查和超声波检查,她想过要带一位家人同去。“我真的被吓坏了,”Aarnes说。

Aarnes回到影像中心,再次接受了检查。放射科医生提出了一个潜在的异常情况——也许情况并不严重,但是没有一个基准图像做比较,就很难做出判断。Aarnes抗议说,自己几年前在那家影像中心接受过两次乳腺x光检查。但那位医生表示,放射科此前没有任何Keely Aarnes的医疗记录。

“那一刻,我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,”Aarnes说。没有完整的医疗检查记录,那位放射科医生就无法确定检查结果所显示的良性异常,而这在她之前的检查中有所记录。Aarnes根本没想到需要自己提及之前检查结果,医生这里查不到记录。

好在Aarnes及时发现了问题所在,从而避免了其他更为严重的事情发生。至少她没有失去一个健康的肾脏。

这是2016年发生在马萨诸塞州伍斯特市圣文森特医院的一名病人身上的事情。两位同名患者在同一天接受了肾脏扫描;但他们的医疗记录搞混了,导致其中一名病人被误诊为需要切除肾脏的巨大肿瘤。

看似荒唐,但这样的事情在医疗保健行业着实不少。患者医疗信息匹配困扰着每家医院、医生办公室、实验室和其他医疗机构,这不仅危及患者的安全,还在不必要的测试和程序上浪费金钱。有两种医疗信息匹配问题:最危险的一种是把不同病人的记录被错误地放在一起时,例如,两位病人有相似的名字,导致不必要的肾脏切除和或其他更为严重的医学事故。较为常见的一种是给同一位病人创建所谓的“重复”记录。例如,初级保健医生在电子健康档案中使用的名字是Johnathan Michael Smith(他的朋友们都叫他Mike);心脏病学家记录中使用的是Mike Smith;过敏症专科医生使用的名字是Jonathan M. Smithe;而在实验室使用的名字是Johna Smith,但其实都是同一位患者。

这种混杂是美国分散式医疗体系的一个症状,在这种体系中,医疗机构使用各自的方式来对病人进行人口数据统计,比如姓名、出生日期和地址。随着电子健康记录(或“EHRs”)的出现,病人医疗信息匹配问题的严重性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理论上,任何医生都可以在电脑屏幕上看到Smith的全部病史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需要数千家医院、医生办公室、实验室和其他机构就如何识别Johnathan Michael Smith达成一致。就目前来看,没有一个集权的中心,这件事很难办成。

根据2009年的《健康信息技术促进经济和临床健康法案》,联邦政府斥资300多亿美元鼓励医生和医院采用电子病历。每个机构选择了自己的EHR供应商,而供应商未被要求使用统一的标准格式来收集患者信息,也没有统一每个医院或医生办公室需要收集哪些信息。

自EHR技术进入医疗保健领域以来的半个世纪里,医院和医生已经使用了数百家供应商,每家供应商都在不断更新自己的技术,从而为不一致性创造了新的机会。据Black Book Market Research(黑皮书市场研究公司)在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如今,机构内平均有18%的患者记录是重复的。机构之间的医疗信息匹配率——例如,医生办公室和医院之间的匹配率——可能非常低。即使有些机构的EHR供应商相同,机构之间的可变数据输入协议也会将匹配率降低到50%。


收藏
0个人 收藏